顾笙的泡沫叫尚安

点开看!!!

咸鱼写手,废人一个

叫泡沫或尚安都行

脱稿脱发

文笔差

但是我不要脸啊

杂食

欢迎扩列

想学画画qwq

有生之年我居然50粉了???!!!!!

最紧要加把劲更文了(诶嘿!

起床气r

旧文重发
(前一段时间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原因删掉了
@恶魔【旬鹭】这位是原文作者,快吹她!

是辆会让你撞上挡风玻璃的car(嘿...嘿嘿)

诶嘿!

这是原文!

【雷安】殉道者 (短篇,一发完)

啊......

鹤渡江淮🌿:

睹物思人……爆哭……


今天纯碱跑圈了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对不起我存一下




北雁眠:







全文2w5已完结,原作向,有微量旧设安设定








有私设,希望后期不要被打脸 








































(一)








 








 








雷狮第一次遇见安迷修,并不是在凹凸大赛。在此之前,他曾遇见安迷修三次,也错过安迷修三次。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是在他十六岁的生日宴会上。








作为雷王星的三皇子,雷狮理所应当地拥有一切,除了自由。他生在世界的中央,头顶的那片天空最为高远,也最为神圣,每一处他走过的地方,都有人为他弯下脊梁,因此即便天空逼仄,他也没有资格去抱怨太多。








“想要踏着别人的尊严和恐惧走过去,就必要有被推翻的觉悟。”在十六岁生日的前夕,他这样对卡米尔说,然后推开仆人的手,接过了那顶象征荣耀和权利的王冠。








那一年卡米尔十三岁,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但冷静镇定的特质已经初露端倪。他坐在一把扶手椅上,带着平静的表情倾听雷狮骇人听闻的演说。








“卡米尔,你觉得我们的王国,是由什么组成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雷狮问。








房间里鸦雀无声,沉重的空气迫使每个人深深地低下头颅,唯有卡米尔静如雕塑,而雷狮自始至终,傲慢地微扬下颚。








“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不等卡米尔回答,雷狮就已经给出答案,或许说,他从不需要别人的答案。








轻轻挑起一名女仆的下颚,雷狮凑近她玫瑰花一般的脸庞,微笑起来。他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稚气,但眉目的锋利已经迫不及待的长成,千百支蜡烛一起发出辉煌的暖光,也没能淹没他眼中的癫狂与冰冷。








在女人那双碧海一般的眼睛中,他看到了恐惧。








“我相信所有的统治者都是与生俱来,与血统无关。”将女仆因为颤抖而掉落的一缕金发别到她的耳后,雷狮漫不经心地微笑,“那来自于灵魂,统治者未必出生于皇室,但一定是强者,起码……”








雷狮托起王冠,端端正正地,将它放到了女仆的头顶。








“……要有能撑起一顶王冠的勇气。”








雷狮松开手。








就如同一只孱弱的雏鸟落入围网,女仆惊慌地瘫倒落地,本被束得整整齐齐的金发凌乱地散下,铺在她柔弱的肩背上,王冠也随之滚落。她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惊呼,想要伸手去抓,又恐惧地停下,五指扣抓着地面,因为惊慌而不住地发抖。








“你瞧——”雷狮摊开手,回头对卡米尔笑了一下,“弱者,就是弱者,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也没有能力抓住。”








“别害怕。”他发出一声轻叹,微微屈膝,将女仆从地上拉起来,分开五指为她梳理散乱的金发,“没人会知道这件事,因为不会有人说出去。”








他的声音散漫,夹着一丝冷意的尾音淹没在突然响起的钟声里。琉璃窗外,白鸽像是一场倒灌的大雨,扑簌簌地飞向天空,神圣的钟声连敲十六下,在整个雷王星的上空飘荡,久久不散。








雷狮大笑几声,撕开最外面的礼服,踢开王冠,仅仅穿着丝绸衬衣、马裤和长靴走出门去,他的手上,是一张缀着漆黑羽毛的面具。








“卡米尔,是好戏上演的时候了。”他说,一边走下铺着红色地毯的旋转楼梯,一边戴上面具,恶魔般的羽翼下,只露出削薄的唇和亮如寒星的绛紫双眼。








他看着楼下聚集的众人,勾起唇,缓缓地微笑。在高高的围栏里,雷狮张开双臂,大声地宣告:“我最亲爱的朋友们,我们是狂雷的子民,我们高贵的灵魂,理应自由无主!所有一切敢于束缚我们的卑劣之物,都是我们的敌人,会死于我们的剑下,被烈火炙烤。”








“不要告诉我,你们的胆怯!没有人,可以制裁我们!我们是统治者,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








他突然拔出腰间的长剑,狠狠地划破挂在他背后的那面墙上,他自己的巨大的半身画像。








“狂欢——开始吧!”








长剑被扔至楼下,在落地的瞬间,如同滚油入水,狂暴的乐章随之响起。戴着假面身穿礼服的贵族们,在黑夜降临的刹那,脱下白天尊贵傲慢的外衣,立刻成了腐朽之地翩翩起舞的群鸦。








没有人会想到,雷王星三皇子的十六岁生日,竟然会以假面舞会的方式举行。而且充溢了罪恶与欲望。








 








雷狮端着一杯血一样的美酒,在狂舞的群鸦中穿行,目光饱含轻蔑。雷皇不会允许他这样荒唐,因此这是他自作主张举办的舞会,在他自己的行宫。受邀者大多是贵族,还有一些大资本家,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交易,到访者都将给予雷狮支持,助他走上皇位,而雷狮,也必要投以回报。








慢慢地啄饮完一杯烈酒,雷狮感到了厌倦。他自出生以来,就被教导要如何争夺皇位,他喜欢抢来的东西,那使他血脉贲张,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喜欢去抢一样自己毫无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唾手可得的情况下。








他是在这个时候,看见安迷修的。








那一年安迷修十七岁,身姿挺拔,五官英挺,侧面的剪影如同大师手笔,即使是戴着面具也难掩风姿。他穿一身骑士装,白色,勾出劲瘦的腰部和修长的双腿,不知道引来多少或明或暗的目光。








雷狮只一眼,就看出他是个不速之客。








出现在这个舞会上的每一个人,雷狮都能倒背如流地说出他的家谱。除了安迷修。直到更遥远的后来,安迷修在他这里,也永远是个谜团。他大概从来没有懂过他。








他放下酒杯,走过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安迷修年长雷狮一岁,却低他一些,刚好够雷狮将他尽收眼底。








安迷修转过身,冷硬的侧面剪影在这个刹那被辉煌灯光镀上神圣的色彩,他终于看向雷狮,睫毛上挑着一点跳跃的灯火,将下面的碧色双眼映成一片燃火的汪洋。








“尊敬的殿下——”他礼貌地开口,声音清朗。








“嘘——”雷狮却竖起手指,按在他的唇上。他审视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试图在他眼中看到被识破的恐惧和慌张,然而没有,那双眼睛里,只有平静、勇敢和一丝令雷狮感到荒唐的正义。








雷狮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无坚不摧的灵魂。他感到热血上涌,身体里响起无声的嘶吼。高高的穹顶之上,勇敢而悲悯的大天使长忽然张开双翼,从无尽云端降临世间,踏在他的国土之上。








他想要撕碎这个男人。








原以为是一只误入狼窝的羔羊,没想到却是一位久经杀戮的猎手。








这一定是这个无聊舞会的余兴节目,雷狮愉快地想。








“可以为我去拿一杯酒吗?”雷狮提出请求,是不容置喙的语气。








男人冲他昂首,唇边浅浅一笑:“当然可以,我的殿下。”








雷狮心里忽然一动,来不及细细琢磨,男人就已经消失在乱舞的人群里。雷狮自然没有等来那杯酒,他等来的,是法尔莱塞伯爵被刺身亡的消息。








尖叫声传来的时候,雷狮正闭着眼睛,坐在自己的高背软椅中回想那片不屈的碧海。然后他听见死亡的声音,知道猎手终于捕获了自己看中的猎物,正从死尸中拔出带着血和正义的长剑。








音乐仍在继续,群鸦狂欢起舞,没人在乎是否死亡降临。








雷狮第一个走进了现场——他推开门的时候,正巧看见安迷修收起长剑,一个肘击击碎了窗户,伴着纷飞的玻璃碎片跃出窗外。天际是一轮薄凉的弯月,稀薄的光芒如水倾下,他离开的姿态如同一只自由的雄鹰。








“喂!”雷狮喊他,甚至带着一丝笑意。








安迷修没有回头,只有褐色的碎发被玻璃碎片割下一缕,飘飘荡荡地落在地上。








雷狮走过去,跨过法尔莱塞伯爵血流不止的尸体——这个全首都有名的刽子手,双手捂着被割开的喉咙,已经再也无法发出尖利的声音去篡夺他人的生命。








在血液即将漫至的刹那,雷狮将那一缕碎发捡起,握进掌心。他从窗户往下看去,一片漆黑的夜色,再远处,是暗沉的森林。没有安迷修的身影。








卡米尔迟来一步,站在他的身后,轻声问:“殿下,要不要……”








“不用了。”雷狮看着窗外,忽然笑了,“一份愚蠢的信念,一个自以为正义的骑士,这不是很有趣吗?我倒是很想看看,他最终会将自己送入一个怎样的结局。”








雷狮摘下面具,抚摸鸦翅般的羽毛,微笑:“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盛大的一场葬礼。”








他摊开手,风卷起细柔的发丝,很快就遁入夜色中,消失不见了。








 








 
















全文走链接
















































fin





















fight on!

木樨尚梓:

我这样的咸鱼……真的是太感谢大家了!〖鞠躬!〗

无殇:

我爱我的小天使们❤️

防被日主页专用蛇皮ID🍸:

谢谢所有看过我文的人。

魔法少女齐格勒:

谜一般的管家侠:

是啊是啊,能日更到现在都是大家的鼓励啊啊啊😘😘😘

一份普通的焗饭:

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小心心和小手手qwq

林乔夕_rcgk[我独怜]:

所以啊。我爱你们哦。

牵三百:

是的 万般心境皆如此

小梅枝上东君信:

在办公室泪奔也是够丢人了(;へ:)
来自一个时隐时现的无良作者
嗯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
谢谢你们❤

笙歌慢:

哇这个小人除了脸和我长得不一样其他就是活脱脱的我啊

感谢的话说多少次都不嫌多

所以还是,谢谢大家

谢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如何快速的追到一个人神经大条的小哥哥

文笔差,人物oo到找不着c

如何快速的追到一个人神经大条的小哥哥
答主:芜泽君

首先谢谢邀请。

不过对于邀请我来回答这种快速追人的题目我是挺惊讶的,因为可能会没什么效果。毕竟我追到他花了大约两边的时间。

不过万幸的是我们俩最终在一起了。

所以在这里我要先说一点,就是我或许没办法让你做
到很快的追到你心中ta,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如何去认

认真真的爱一个人,去追求一个人。

首先先说一下我和他的故事吧。我是墨香大学的法学系学生,没错就是那个读弟机。而他则是英语系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没错就是那个想要打断你的腿的人。

在遇见他之前我还是直的,遇见他之后我就成蚊香了。

就像小说里面才会发生的事情。

在我们十六岁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那时我们才高一。他的父母跟我叔父是朋友,一次意车祸,他父母双双去世,独留他和他父母收养的另一个孩子,是他发小。

在此就先称我爱人叫J吧,他的发小叫W。

我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J的时候,他刚刚从父母的葬礼上回来,少年的眉眼很锋利,就算眼眶因悲伤尔哭的通红,却挡不住他眼中的傲气。我当时向他打招呼
的时候,他也是很得体的回复。

他的脊梁骨永远都是坚挺的。

我猜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喜欢上他的,不过很可惜的是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不然一定可以早些与他互表心意。

J和W在我们家住了三年,他们父母给他们留得遗产足够让他们生活下去,但是我叔父出于关心,一定让他们成年了才让他们搬回他们以前的家。

三年间,我们上完了高中,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有时候,缘,真的是妙不可言的。

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我哪那位一向不善于言辞的弟弟突然要我们一起去吃一顿饭,说有点事要告诉我们。

我惊觉不对,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我那位从不喝酒的弟弟接过W递过去的一杯果酒后一口闷。然后听见W声音带笑的数了七个数,他一头砸在桌子上。

昏迷不醒。

正当我惊恐的时候,他一抬头,说实话我从他脸上读到了兴奋,他开口说了一句话,字正腔圆:“兄长,我
谈恋爱了。”

恋人是谁?不用说,坑肯定是W。

我听见J在笑,就转头去看他,看见他一边笑一边骂着“死给”。

他的笑声可以穿透我的心,一瞬间我觉得的心仿佛跳漏了几拍。

扯得有点远了,但是我真的一说起他就停不下来,所以也请见谅。

我追了他一年六个月零四天。

表过十六次白。

在一个圣诞节成功了。

为了切合一下题目,我决定分享一下我前十五次告白的方式。

切记,面对一个神经大条的男人,千万不要用这些方法。

首先是我第一次表白,我对他写了一句诗: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结果他一本正经的拿着纸告诉我,给姑娘些情诗最好写莎士比亚的,这样会显得你很温柔。

虽然我一脸蒙,但还是照他说的去办了。

于是就有了第二次告白失败。

“Yet, do thy worst, old Time: despite thy wrong,
然而,你尽管猖狂吧,老迈的时间,

My love shall in verse ever live young.
我的爱人将在我的诗篇中永葆青春!”

我深情款款的对他念道。

但他却跟我说:“你不要说女孩子只能在诗篇中永葆青春,你要说她们在现实生活中也会永葆青春的。”

于是有了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

第六次。

第...

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在这里全部列来比较好,毕竟这种丢人的东西还是自己一个人知道好了。

总之,对付这种神经大条的男生,只有一个办法,打

直球。

百分之一百的几率你可以成功。



关于蓝大是怎么表白成功的

蓝曦臣:江澄!!江晚吟!!...嗝...(拿着酒瓶灌一大口)我...嗝...,我喜欢你!!

(文里蓝大追江澄的时间和表白的时间都是有暗喻的,猜到的天使们一人给你们一朵大红花)

最后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真不要脸)

Paradox:

emm在这里~为自由拓路者,不可使其困毙于荆棘

刚刚看到有被删掉的评论,说通篇除了情绪和自我感动毫无意义,偏见最深的大叔大妈不会看到,写这玩意不如线下做做科普来的有意义。

首先,谁说我们没做呢。而且,文字的意义不在于感动和说服,难道把每个汉字变成钢弹砸死谁吗...不只是写给大叔大妈看的,是给还年轻的我们,以及我们迟早会有的下一代,是给未来的,不要放弃

偏见还会有,但不要放弃各种方法努力

生日快乐呀!!!

少年,吃火锅吗?

@雨露晨曦 的生贺,生日快乐呀!!!(但迟到了很不好意思qwq)

高师

人物极度ooc,一点都不好吃,但还是要厚着脸皮发pep

是火锅店老板高x大明星师

三岁年龄差,年下,是27岁的大龄未嫁男青年和24岁火锅店老板的故事,无脑甜饼

写的时候神志不清,有什么bug欢迎指出!(≥3≤)
≈≈≈≈≈
故事发生在一个冬夜的夜晚十点。

雪花乱飘,风儿抓着落在地上的树叶往路灯上猛砸,人们早就因为寒冷而多躲回家钻进暖暖的被窝里不肯出来,然而就是如此丧尽天良的天气中,也有人为了一口吃的拼命。

是的,拼命。

道人蹲在寒风萧瑟的空无一人的夜黑风高的寸草不生的空荡荡的树叶乱飘的特别像鬼片拍摄现场的商业街的水泥糊的地上戳手机。

他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看着自己手机上的他上周的某一次在访谈节目中的石乐志发言的片段。

视频里的主持人笑得甜美:“那么可以请您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吗?”

道人觉得自己笑得也挺甜美的,就是有点石乐志:“可以啊。”
主持人笑得更甜美了:“那么,我们的大明星有男朋友女朋友男女朋友了吗?”

道人有点怀疑自己没听清,于是又问了一遍:“不好意思可以重复一下吗?”

男朋友女朋友男女朋友是个什么鬼啊!道人在心底嘀嘀咕咕的吐槽,然后想着自己刚出道的时候公布的性取向和27岁的大龄未嫁的事情突然明白了这个问题的原因。

那要不要公开呢?道人有些犹豫。

主持人以为是他妄图逃避被催婚的事实,笑了笑,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然后期待的看着道人。

在主持人期待的目光下,道人稍做思考便给出了答案:“有的。”

他笑了笑,想起了自己的恋人,狡猾与野心使他在现在激烈竞争的美食行业中谋的得一片天地,但又因为自己的喜好而专攻火锅的男人。

≈≈≈≈≈
赵高比他小三岁,是赵家衰败后靠自己白手起家一点一点爬到巅峰的小少爷,二十岁遇见了大他三岁的自己,不顾世俗的目光大胆的追求自己。小少爷将他压制在墙上,过长的刘海被赵高一手撩起,勾唇一笑,露出一颗虎牙带上几分邪气,黑的发红的眼瞳迸射出引人坠落的光,将道人吸了进去。他将一个红色的丝绒的小盒子拿在手中单手打开,里面是一个戒指,低调的花纹和一看就很贵的金属,小少爷单膝跪下,含笑看向某位大明星,语气带着些调笑的意味。

“Ti amo.”
(我爱你)

道人笑了,将戒指从小盒子里拿了出来,发现上面还挂了一条银链。

赵高站了起来,明明比道人小了三岁却高了近十厘米的身高迫使道人必须得仰头看他。赵高将链子套到道人的脖子上,将戒指塞进衣领,刘海吹下来拂过道人的脸颊。

气氛刚好,他们两就在此时交换了一个吻。

随后赵高便听见他那稍稍年长的爱人用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回答:

“anch’io.”
(我也是)

≈≈≈≈≈
没有管主持人惊异的目光,也没有去想自己随便的一句话会带来怎样的一场平地惊雷,道人将戒指从衣领中掏出来放在唇边吻了吻,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对着镜头说道:“不用猜是谁,下周六,我回去我男朋友的店里公开,就这样。”

略微头疼的回忆完了事情的经过,道人点开了视屏下方的评论区,里面无非就是刷着一些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老公居然有别人了!’‘那个道人的男朋友到底是谁?’再翻翻甚至他还翻出了有人说他傍上了一个富二代给别人当小白脸。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那条高高居于所有评论之上的,这个视频的发出者,他,道人,的经纪人。

经!纪!人!

道人站了起来,跺了跺冻僵了的双脚看着这个万恶的女人发的评论。

‘关于道人的男朋友我并不想说些什么,先说一点他们两十分幸福,每天的狗粮可以够我涨八百斤。不公开的原因就是因为道人是明星,身份特殊。关于他男朋友到底是干嘛的,你们根本不用猜,想想他最喜欢干什么。所以,想知道更多的就’

语气随意中竟透露这几分我不想吃狗粮的意味,这令道人很震惊。

但这么随意真的好吗?

看了看时间,十一点。正想着赵高会不会迟到的时候店门毫无预警的开了,所有体重都压在门上的道人一个没站稳向后摔去。一声惊呼后没有感到自己预想中的疼痛却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呃...?”开门的人显然是没想到道人会傻乎乎的靠在门上玩手机,毫无准防备的推开门后的意外惊喜杀了他个措手不及。赵高搂住怀中的人蹭了两口然后是只接抱起道人进了店。

“手怎么这么凉?在外面等了很久?”赵高一边揉着道人的手,一边问。

“等你。”从赵高的怀抱里爬出来,道人熟门熟路的钻进厨房拿了两幅碗筷然后坐回位置甚是乖巧的等赵高把锅底端出来。

称赵高去准备材料的时间,道人已经拿出手机打开了直播。看着瞬间爆满的直播间,道人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真的直播了???」

「所以道人得男朋友是石锤了???」

「真的假的?!」

「唔啊啊啊啊啊!道人你快说句话呀!!!」

「等等这家店的装饰!」

「好眼熟。」

「????」

「!!!!」

「。。。。」

赵高看着弹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赵高也刚好端着锅从厨房出来,看到道人在笑,好奇道:“师傅在笑什么?”

手指轻轻点了点屏幕,道:“我前面竟然在那三条弹幕中读出了一句话。”

「我听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这是从未出现过的声音!」

「虽然从未出现过但是很好听」

「前面的大兄弟正解」

「你们难道没人care那个陌生男子对道人的称呼吗?师傅!!!」

「师生年下小狼狗??」

「啊啊啊我死了!」

「脑子里bdd&beos*#&#%2@*(脸压键盘)」

道人的注意力从锅底端上来的那一刻就已经飘到吃的上去了,此时猛的一撇瞥见弹幕里的内容,连瞬间红的跟西红柿一样。

赵高站在手机屏幕后面亲了亲道人的额角,说道:“师傅想吃什么自己去拿,我全部都有备着。”

于是道人的思绪又一次从公开关系上飘到了南极洲吃火锅,拍案而起冲进厨房。

「好宠!!!」

「只有我一个人在好奇称呼吗?」

「情♂趣??」

「前面的(笑容逐渐...」

「有人好奇一下店子嘛」

「这家店...」

「好像是‘高师’(危险发言」

「真·危险发言」

但这句话没有刷多久就被一个人打断了。

赵高坐在了手机前。

弹幕静默了两秒。

赵高,这个除了在道人面前会展露自己温柔的一面的男人在外界就像把刀子。二十出头事业有成,美食界的大佬,虽然面上常常带笑,但是笑里藏刀,微笑着把你搞得死去活来。

手下的餐饮事业风生水起,但由于道人最钟情的还是火锅,因此‘高师’便出现了。

一他们两的名字命名,又是一把隐形的狗粮。

此时的弹幕整片过去都是“啊”,密密麻麻完全看不到画面。赵高敏锐的从里面捕捉到几句是关于称呼这个问题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音:“关于称呼,倒是有一点小故事。”

那时的赵高还是一个刚刚步入社会,还只是个孩子。
其实他也不小,二十了。

但是在大他三岁的道人眼里却是。

又是一个寒风夜。

赵高一个人站在一家火锅店门口眉头紧锁——为了做好餐饮业,他必须总是去吃外面饭店的饭,上到五星级大酒店,下到路边飞苍蝇的小摊。此时他正站在这两这之间的一种电店子门口,犹豫这要不要进去。
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想吃外面的东西了,油太重,盐总是放不好。

但为了生活,不得不去。

赵高叹了口气,刚准备进去就听见耳边有声音响起,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戴着口罩帽子和墨镜,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一看就不是什么一般人。见自己盯着他看,就笑了。

然后他说:“你也喜欢吃火锅?”

赵高想了一下,回答道:“我喜欢吃,但我不喜欢外面做的。”

那个人楞了一下,随后摘下墨镜和口罩,眼中闪着精光,对赵高说:“巧了我也不喜欢不如到我家来吃吧。”

看着赵高狐疑的颜色,那人又急忙解释:“我是道人,是个明星,不是拐卖儿童的!你要相信我!”
然后吃完那顿饭之后,赵高就成了道人得徒弟,“师傅”这个称法,便一直留了下来。

到现在,也就成了爱称。

赵高一直坚信一句话:找个会做饭你就的
娶了吧。

于是赵高用了一年掘起,四年前的12.7号晚上,鼓起勇气表了白。

赵高说完后,看向弹幕。

「讲的好!」

「可以说是十分甜的了!」

「高师!火锅店!cp名字!」

「鼓掌!」

「起立鼓掌!!」

「天呐这是什么美好的爱情啊!!!」

「理想型恋爱!」

「天呐...原地死亡!!!」

「真的从未见过赵总眼里如此温柔。」

四年的感情长跑终于在这时有了结果,等道人拿着各种各样的盘子回到餐桌上然后一样一样的下进锅里时赵高已经回答完粉丝所有问题了。于是真个直播后期都是高师全程撒糖,你侬我侬,整个直播间洋溢着狗粮的味道。

人们很自然的接受了他们的恋情,全部都乖乖看他们深夜放毒。

但是这件事的结尾确是因为道人的手机没电中途黑屏而导致直播结束。





直播结束后

某大尾巴狼:既然师傅不直播了,那是否可以喂饱徒儿了呢?徒儿陪师傅闹了大半夜,额的慌。
言罢不等人反应过来就掐出道人的下巴吻了上去。

努力!
超喜欢天使们的评论,每一条都一定会回的!
也喜欢小红心和小蓝手!
最喜欢各位赏脸看我的文的天使们!!!

恶魔【旬鹭】:

太真实了哭泣死【抹泪】




看见你们的评论都敲开心的【狗头】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