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笙的泡沫叫尚安

点开看!!!

咸鱼写手,废人一个

叫泡沫或尚安都行

脱稿脱发

文笔差

但是我不要脸啊

杂食

欢迎扩列

想学画画qwq

ummm

请吹爆她!!! @恶魔【旬鹭】

长诗.致旬鹭

刚刚好  刚刚好
步子愈发轻快
鲸鱼啊  鲸鱼啊
风吹起海浪轻拍着沙滩

一歌一文章
一笑一哭泣

偶尔也像一个孩子
贪婪这留恋糖果
连着一片云彩  做成了棉花糖

人类啊  上帝啊
啼笑是非又怎样
孩子啊  奶茶啊
苦味的奶茶却意外的甜

一物一世界
一闹一辈子

有时也乐于玩耍
岛屿间连着丝线
拿一块坚石  熬成了热可可

里面有好多文...是还没有发的...这是一个预告!
哼哼唧唧

所以说这到底是美食直播还是狗粮现场???


还债,@不到人了qwq是一位叫灵的道友,好早之前的(土下座)qwq

江澄今天难得的没有加班,踩着一个人们心中正常的上班族的作息时间回的家。打开电脑,喜闻乐见的看到自己在A站的私信评论区一片哀嚎,而且大多数都是什么“我一人血书跪求晚吟更新!!!”,“大大请让我再长点肉!!!”

是的,再长点肉。

江澄身为一个美食博主,人美饭又做的好吃,还傲娇,唯一的缺点就是日常被列为失踪人口。
打开直播,将摄像头打开。

“咳咳,大家好,这里晚吟。”

江澄将麦连好,清了清嗓子。好听的声音响起,直播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下子便涨到了一万多粉。

「我我我!我是第一!!!」

「啊啊啊啊!失踪人口回归啦!」

「普天同庆,普天同庆!」

「舔手!」

「是的手超好看!」

「晚吟这么久没更新要补偿我们!」

看着弹幕一片刷普天同庆的和要补偿的,江澄有些无奈的笑了。

“想吃什么我来做吧,今天你们做主。”

「真的?」

「夭寿啦,万年傲娇江晚吟今天在线装乖了!」「晚吟,你变了」

「这就说明我们可以点我们想吃的东西咯!」

“是的呢。”江澄脸上难得的出现上了一种堪称和蔼的微笑,然而谁都知道这种笑只有在他要打魏无羡的时候才回出现。

不过那又怎样,江澄他又没露脸。

果不其然,下一秒,江澄语气温柔的说道:“反正你们也吃不到不是吗?”
弹幕安静了几秒。

「emmmm…」

「emmmm…」

「emmmm…」

「果然」

「果然」

「这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晚吟」

「啊又是这熟悉的味道」

「能拿到没有人关注吃不到这件事吗!?」

「关注了,但无能为力…」

江澄的直播的弹幕一片哀嚎。

“你们,到底想吃什么,不想的话,我就关直播了。”

「诶诶诶别别别」

「晚吟咱错了qwq」

「那个qwq我想吃巧克力冰激凌qwq,不知道可不可以做」

“可以,那就决定了,今天做巧克力冰激凌。”在一片GAY佬紫的弹幕中,江澄找到了一股清流——一条白色的弹幕,一条正经的弹幕。

于是这条弹幕的主人就被成功的翻了牌子。

「诶?我这是被晚吟翻牌了吗?」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啊啊啊我也想qwq」

江澄无视了这些弹幕起身去找做巧克力冰激凌要用的东西。

然后,发生了一件令江澄史料不及的事情。

蓝曦臣回来了。

蓝曦臣,网名蓝涣,A站著名的乐手,吹得一手好萧,声音好听,偶尔露脸,人也好看。

总之,妹子们都很想嫁给他。

但妹子们不知道的是这位蓝公子已经有主了,而且就是这位正在厨房了找东西的妹子们都很想日的江澄。
蓝曦臣在江澄的手机前坐下,看见了开着的直播,不禁笑了。

好听的声音传入麦克风,传进看着直播的粉丝的耳里。

「这谁?...」

「是个男生的...」

「不会吧....」

「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道当不当说...」

「说实话我也有...」

「................」

「我也有...」

「这是...男朋友???」

「不不不,不可能的。」

「对对对,我们的晚吟可是钢铁直男!」

“你们的晚吟?”蓝曦臣眼尖的看见了这条弹幕,“你们说晚吟是你们的?”

一听这语气,弹幕们背后一凉。

「我靠... 」

「还真是...」

「妈妈啊...」

「果然,现在的好男人都去找好男人了。」

「痛心疾首...」

江澄和蓝曦臣很早就认识了,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蓝曦臣在一条深不可见的河边梗江澄表白了。
对此江澄表示当时觉的如果不答应就会有生命危险,答应只是求生欲。
当然了,如果上天让他再来一次,他还是会答应的。

≈≈≈≈≈

江澄在厨房翻了半天发现东西挺多没办法在外面做于是准备爸把手机拿到厨房去。

“蓝...蓝...xi,涣???”

一种不详的预感从灵魂深处飘出,果然,在他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得到了证实。
弹幕炸了。

「等等我前面好像听见晚吟叫他叫蓝...涣!!!???」「你不是一个人...」

「好像是的...」

「大等等是哪个蓝涣?!」

「不会吧...」

江澄全程微笑的注视着这些疯狂猜人的弹幕,然后冷漠的开口:“是的没错不用猜了,他就是你们说的那什么蓝涣,隔壁吹箫的那个。”

“晚吟怎能如此无情...”蓝曦臣低低的笑了一句,随后拿起了江澄的手机。在屏幕一阵摇晃后,两人的脸出现在屏幕中。

蓝曦臣保持着他那万年不变的微笑脸,而江澄脸上的黑气则浓郁的简直可以实体化。
弹幕再一次炸炸成烟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隔隔隔隔隔壁音乐区的扛把子之一!」

「蓝...蓝大!!!」

「啊啊啊啊啊啊!!!」

「我死了」

「我也死了」

「果然,好男人都去找好男人了」

「我jio得我要但单一辈子了...」

蓝曦臣笑着开口:“单一辈子不用担心,只要你们没打注意到我的晚吟身上就好了。”说罢,把手伸到江澄身后搂住他的腰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江澄难得的默许,他干脆躺在蓝曦臣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懒懒的看着屏幕,以及屏幕里疯狂扣啊和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弹幕。一冷笑,关掉了直播。
只留下粉丝们一脸懵逼。

「怎么了???」

「这是...生气了???」

「黑人问好」

「其实吧...我jio得今天还会有后续的」

「我赌一块个隔壁谢怜做的玉洁冰清丸会有后续,相信我hhhh」

「兄弟勇气可嘉,我赌一碗隔壁忘机家魏无羡的辣椒烩hhhhhh」

「勇气可嘉,勇气可嘉」

「期待后续!」

......

≈≈≈≈≈

“蓝!曦!臣!”此时江澄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蓝曦臣,“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就着在蓝曦臣怀里的姿势,江澄翻身压住了他。此时正双手掐着蓝曦臣的脖子,大有一种“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我就把你掐死”的感觉。
大难临头,不得不怂。

蓝曦臣自觉保命要紧只好老老实实得从头招来:“其实我只是今天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你的直播是开着的,然后前面又没人,于是就想着帮你加一点人气,就...”

“就干脆公布了我们的关系?”

“对。”

“你!”

“晚吟,该公开了,你看忘机他们,不用担心的。嗯?乖。”

“啧。”

江澄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去了厨房,顿了顿,探出个头,对还在客厅里的蓝曦臣说道:“过来帮忙。”

“好。”难得的,蓝曦臣的微笑中带上了几分宠溺。

厨房里,江澄将手机架好,重新打开了直播,看着重新多起来的观众,道:“首先我和你们蓝涣,是恋人关系,所以,那些一天到晚吵着要嫁他的都可以闭嘴了,这人有主了。”

「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我最爱的两个主播在一起了啊啊啊!」

「为什么我有一种养了好久的白菜终于被猪拱了的欣慰感?」

「hhhhh兄弟你不是一个人」

「+1」

「+2」

「+10086」

「+身份证号码」

“之前好像答应了小可爱做巧克力冰激凌,真不懂你们这些连冰激凌都不会做的人类。”江澄带上了几分不屑,脸上全是傲娇。说着,一边往蓝曦臣怀里靠了靠,蓝曦臣也搂住江澄的腰往自己怀里带。

「噫------------------------」

「啧啧啧」

「傲娇本体出现了!」

「甜死了!!!」

「口意」

「夫夫携手做羹汤啊???」

「完美」

「此生无憾hhhhhXD」

江澄没有再去管这些作妖的弹幕们,将做巧克力冰激凌的材料都拿出来放在操作台上,转头看了看蓝曦臣,对方似乎被他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怔住了,满满的柔情中带了三分玩笑:“晚吟如此贤惠,我以后岂不是可以享清福了。”

“那可不一定,做饭很累的。”

“那我来做便是,晚吟不需累着。”

「噫,实力宠妻」

「妈呀真甜」

「我想我已经撑死了」

“嗯...”一丝绯红攀上江澄的耳尖,他不自在的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热的脸颊,冲屏幕说道:“别管他,做东西。”

说着便向观众介绍着材料:“做巧克力冰激凌的材料很简单,只要200毫升的牛奶,两个蛋黄,80克的可可粉,50克的巧克力,和150毫升的淡奶油。”言罢,像是想起了一些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对着镜头:“奶油一定要用动物的,植物的对身体不好,要是能自己做最好。”一脸严肃,显然是衣一副长辈训话的模样。
弹幕静默了两秒。
然后爆笑。

「23333虽然是关心但为什么这么可爱」

「晚吟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

「的确,长辈每次都是这么跟我们说话的」

「可以说是十分可爱的了」

「又爱又恼的那种」

“晚吟知道的真多,我一直用的是植物奶油”蓝曦臣说到道。

“那是你傻,以后就不要再用了。”江澄有些怪嗔得看了蓝曦臣一眼,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将牛奶倒入奶锅中,小火加热。江澄让蓝曦臣看着牛奶,自己去准备蛋黄。

牛奶加热到80度的时候蓝曦臣将火关了,此时江澄也
将蛋黄打散到一个容器中并加入了60克白糖。

“这里我的白糖准备的是细白糖,口感要比一般的白糖好。”

「细心的男人」

「贤妻良母(???)」

「前面哪位仁兄你会被晚吟打的hhhhh」

「不我不怕!」

“我的确贤惠,但也只对涣一人,而且反正你们也吃不到。”江澄看着弹幕,微微一笑。

蓝曦臣一愣,随即在江澄耳边落下浅浅一吻,然后满
意的看着江澄爆红的脸:“嗯,晚吟最好。”

「口意」

「吃不到qwq」

「今天也是吃狗粮的一天呢。」

“下一步,将蛋黄和白糖用打蛋器手动打至蛋黄发白,再把加热后的牛奶边倒边搅,一定要搅拌均匀。”
江澄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

都做好后,江澄把东西塞进冰箱,然后对着镜头话说:“好了,要过一个小时,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里了。一会儿我会在微博上把成品发出来。再见啦!”

「嗯嗯嗯!」

「再见再见!」

「等等那边那个蓝涣你为什么在偷吃!!!」

“嗯??”江澄看见这条弹幕后往后一看,果不其然的看见蓝曦臣正叼着之前剩下的巧克力大吃特吃,见他看过来,还特别理直气壮的说不能浪费,闹得江澄不知是该笑还是该生气,最后只好说你要吃巧克力也可以,我给你做就是了。

说着就走上前,揽住蓝曦臣呢的脖子,把那块巧克力抢走了。

用嘴。

对,用嘴。

弹幕一片哀嚎要保护单身狗,然而江澄这边很不屑。抢完巧克力,弹幕一关,小日子过的美滋滋。

一两没有车的假车

之前说好的后续,但由于我太差了没有写好(自我唾弃)

但是 @恶魔【旬鹭】 写的超好!!!
吹她啊啊啊啊!!!!麻烦吹爆她!!!

原文连接
http://yangwang150.lofter.com/post/1eae6778_eff82d4b

纸飞机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文笔渣
ooc慎入
感谢 @恶魔【旬鹭】 的倾情打字= ̄ω ̄=

关键词:纸飞机,铅笔,美术课

雷狮在美术课上,用安迷修的纸折了个纸飞机,上面用安迷修的铅笔写着:傻逼骑士,考虑一下海盗夫人这个职位?
1.今天的美术课由他们的学校的校长,兼教务处主任,兼文秘,兼语文老师的丹尼尔来上。 好吧现在可以再加一个兼美术老师了。

2.丹尼尔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纸。

3.然后雷狮三两下折了个船。

4.再然后他就抢了安迷修的纸。

5.安迷修就这么看着一坨gay佬紫一闪而过,然后就看见雷狮在那里冲他邪魅一笑。 6.其实安迷修觉得雷狮笑的傻啦吧唧的。

7.然后他看见雷狮用他的纸折了个纸飞机。

8.然后安迷修又惊觉一坨gay佬紫从他面前一闪而过。

9.雷狮拿了他的铅笔。

10.安迷修看着雷狮拿着他的铅笔,在他的纸上写着什么东西,终于忍不住了。

11.他不满道:“恶党你把东西还我。”

12.雷狮看了他一眼:“好啊。”然后就把纸飞机朝安迷修扔去。

13.正中呆毛。

14.安迷修气呼呼的把纸飞机拆了。

15.映入眼帘的是一行龙飞凤舞的字。

16.上面写着

17.傻逼骑士,考虑一下海盗夫人这个职位?

18.“神经病。”安迷修这么想着,却没办法控制住耳尖通红。

19.围观了全程的凯佬表示:妈的死gay

混更+占tag致歉

一句话高师
赵高偷走了道人所有零食,并阴恻恻的威胁道:“师尊若是不答应嫁给徒儿,那这些零食就只有徒儿自己吃好了。”

道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嫁!我嫁!我嫁还不行吗啊啊啊啊!!赵高你冷静!吃的放下!不要和吃的过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

臭不要脸的宣群
审核群号(要加主群的天使们要过一下审核,很简单):805487246
干啥都行,可以唠嗑,可以讨论文,可以催稿,但有不定时群作业掉落
群官皮 @初心不离·文社
要加的话私我或者在底下评论都可以O:-)
欢迎小天使们来加群
来呀~造作啊~

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是的确没有什么违和感hhhhhh

七夕贺文(一句话)

@恶魔【旬鹭】 夸夸夸夸夸饿我!!!

与你结发,授你长生

赵高从背后靠近道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他的一缕青丝,又抓起自己的一缕头发,将两股头发打成一个死结,拿到道人面前,示意他看。

“这是为何?”道人不解。

“与你结发,授你长生。”赵高低头吻上了他宵想了很久的双唇。

七夕贺文(五十字以内)超短

@恶魔【旬鹭】 这个人,七夕忙着和这个人 @蝎子的壳 秀恩爱,不知道发点 不复 的糖
于是,你奶奶都不关注的文手,坚持发糖了。(让我们忘记这篇文是虐的)

男孩与梦

在边伯贤很小很小的时候,那真的是很小很小的时候了,小到他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有过一个小男孩

那个男孩有着温柔的眼眸,以及可爱的语调

他对边伯贤说,你不要哭,你要是觉得鼻头有些酸了,就吸吸鼻子,觉得想哭了,就狠命的掐自己一把,总之不要哭

那个男孩说他不喜欢边伯贤哭的样子,不漂亮了

于是边伯贤在余下的生命里,一直用这个方法避免自己哭出来

很有用

那个男孩还说过,要是边伯贤乖乖巧巧的,不哭,不把自己弄脏,他就来娶他

于是边伯贤就一直乖乖巧巧的

直到遇上朴灿烈

但他觉得挺值的

因为他真的喜欢,他真的爱朴灿烈

有一天晚上边伯贤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那个小男孩就是朴灿烈,梦里的朴灿烈笑着想他跑来,他张开怀抱,拥住的却是一堆空气

他猛然从梦中惊醒

看向睡在自己旁边的朴惨烈

他还在

真好


*其实白白做的那个梦没有错,那个男孩只有一个,就是朴灿烈!!!

没错!是糖!

赶在七夕的末尾赶紧发掉←_←